高物价催生黄昏就业族 退休职工为生计重新择业



  • 2019-07-27
  • 来源:开户送体验金无需申请

  一些退休员工成“黄昏就业族”――老兵新传,再战职场

  核心提示:随着人口的老龄化,尤其是物价的不断攀升,一群原本安享晚年的退休职工开始尴尬地沦为“月光族”,只好重新择业,满足家庭开支所需。这些黄昏就业族的岗位大多没那么光鲜照人,收入也似乎微不足道,但这个“补贴点生活”的群体,显然需要人们更多的关注。

  “黄昏就业族”,主要是指那些本想安享晚年,但迫于物价不断上涨等压力,而变成再就业一族的普通职工。

  这些老人,主要是普通工薪阶层,由于退休金相对较低,又没有其他的收入来源,甚至因子女成家立业需要经济支援,只好另谋职业。

  现状 下了火线又上场

  这些天,家在萧山的应红霞女士被一种复杂的矛盾心理所困扰,那就是退休之后新找的这份工作要不要去?

  今年初,应女士从杭州一家老企业退休,每个月有2000来元的退休金。儿子大学毕业工作时间不长,家里还有老人需要长期的药物治疗,开销不小。权衡现在的物价水平和自家的经济状况,她觉得自己还需要继续工作。

  “我们这些生活在城市里的普通工人,退休金真是不经用,什么都要花钱买,压力很大,况且儿子以后需要用钱的地方还很多,”应女士对自己找到的下一份工作,显得有些无奈,“经朋友介绍,有一份保健品推销的工作可以让我试一试,我想其他工作自己也做不来,能选择的工作很少。”

  应女士新找的工作,完全靠销量取得报酬,如果销售不出去,还会赔上自己的钱。但为了减轻家里的经济压力,她还是决定去工作,“我以前的很多工友也在重新找工作”。

  对此,应女士的儿子小孔持不同意见。小孔在阿里巴巴工作,月薪在四五千元左右。

  “现在女职工退休一般只有50多岁,倒还不算是老年人。像我妈妈退休之后,会经历一个从有事做到没事做的过程,确实会很难适应。据说有人还因此得了各种退休病,像抑郁症等心理疾病,从这方面考虑,我倒是支持她去工作。”

  对母亲决定再就业,小孔的内心很矛盾,“但作为儿子,我很希望她能在家休养,以身体健康为重,如果要工作,也要选一些相对轻松的,如社区服务、在家炒炒股票之类,这样能兼顾工作和家庭。”

  不过,最终小孔还是尊重母亲的意见,先让她去试一试。对于应女士而言,今年的退休只是下一份工作、下一次挑战的开始。

  困扰 就业选择局限大

  青岛市最近曾举行一场专门针对老年人才的招聘会。会上,32家入场企业为“黄昏就业族”提供了600余个岗位,其中不乏月薪万元者。但入场求职1000多名老年人才,最终达成意向者寥寥无几。

  这种现象很常见。一方面,适合老年人的企业岗位不多;另一方面,大部分的老年人职业技能也很难适应如今的社会竞争。目前,大部分的黄昏就业族只能在劳动密集型的企业和单位,寻找适合自己的岗位。

  顾华军在绍兴办了一家照明器材厂,员工基本是年龄在五六十岁的退休人员,主要从事产品的组装、包装和修补工作,技术要求不高。

  “这些工人大都是当地的一些退休工人,他们退休之后在家呆不住,年纪也不是很大,五六十岁做这样的工作还吃得消。并且,他们大都比年轻人更有耐心、能吃苦,责任心很强,不会老是想着跳槽,对薪资报酬的要求不高。” 顾华军介绍。

  顾华军厂里的工人,基本上是退休一两年的女工,退休金为800元到2000元不等,在该厂工作的薪资为每小时8元,一天工作8小时,一天三班倒,有夜班补贴,平时还有节日补贴、季度奖金和年度奖金,平均月薪2000元左右。

  “我儿子刚定下来在杭州一家银行工作,但考虑杭州消费水平高、房价高,以后还要讨老婆,办什么事都需要钱,光靠我的退休金和儿子的工资远远不够。”倪忠水退休后已在这家照明器材厂工作两年,“我在这里做一些管理工作,月工资比别人高一点,有2500元左右,算不错了。只要自己还做得动,我会继续干下去,至少可以帮孩子减轻一点负担。”

  “辛苦了大半辈子,好不容易熬到退休的年龄,在家里领退休金多好啊,还要找工作,都是物价太高惹的祸。”

  采访中,很多退休老人坦言,即使再怎么精打细算,现实的问题是将每月正常的退休金和再就业的工资加在一起,要想支撑起一个家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“每月的正常开支,包括一日三餐、水电、煤气、物管、电话、有线电视费等,都属于家庭固定开支。如果再遇到家人生病、孩子购房之类的情况,生活压力就更大了。”

  出路 各方扶助求共赢

  陈金娣女士算是“黄昏就业族”里比较出色的一位,她今年53岁,梳着一头短发,平时工作穿着整洁的套装,给人一种干练的感觉,很难猜得出她的真实年龄。

  2009年3月,陈金娣前脚走出刚退休的单位,后脚就踏上了自己下一份工作的旅程。在一家保险公司做区域售后服务。

  “我之前在一家银行工作,做过会计、银行产品推广等工作,所以退休前就联系了一位老朋友,去她那里工作。” 陈金娣觉得,退休再就业就得未雨绸缪,“那位朋友是保险公司的,我觉得凭我工作期间积累起来的人脉关系和工作经验,可以胜任这份工作。”

  除了靠经验,陈金娣深知继续学习的重要性,自学保险知识,还报了相关的培训班。此外,她还在自己居住的小区进行大量的走访和调研。

  “退休人员再就业一定要处理好家庭问题。”陈大姐对家庭很重视,“我觉得家人对你再就业的态度很重要,首先要考虑家人是否允许你出去再找工作,如果家里有老人、小孩要照顾,就不要硬撑着出去工作。其次,要有一个好的工作心态,要多跟年轻人学,但不要去比,毕竟岁月不饶人,我们得发挥自己的长处才行。”

  陈金娣鼓励有能力、有条件的退休人员也继续出去工作,增加收入,也能再为社会作一些贡献,同时还能避免一些像忧郁症这样的“退休病”,又能锻炼身体,多了解外面的世界,促进身心健康。除自己找到工作之外,陈女士还帮其他两位退休人员找到工作。

  “我觉得我现在工作很愉快,也希望所有退休再就业的人能跟我一样快乐,当然我是幸运的,我希望我们的社会能多为我们这样的群体再就业提供一些帮助,提供一些机会,让老年人的生活更有意义。”

  有专家指出,我国老年权益保障法提出,根据社会需要和可能,鼓励老年人在自愿和量力的情况下参与社会发展。具体可以借鉴日本、新加坡等国经验,将老年人再就业的领域和操作环节细化,制定具有针对性的法律法规,禁止年龄歧视,保护老年人再就业的正当权益,并尽快建立弹性退休年龄和工作时间政策,实现社会和企业发展,与满足老年人“老有所为”愿望的多赢结局。

  不过,专家提醒,我国劳动法和劳动合同法未将退休再就业人员纳入保护范围,用人单位和返聘人员不能依据法律主张权利和承担义务。由于缺乏配套的老年人才市场引导机制,老年人再就业一般都是靠朋友或者熟人介绍,而通过这种“地下操作”的找工作方式,老年人十分容易吃“哑巴亏”,遭遇年龄歧视、随意解雇等问题。而再就业的老人,从事的往往是间断、临时性工作,由于缺乏自我保护意识,没有与用人单位签订劳动合同,在维权时也存在不小的难度。

  浙江大学社会学系副主任王小章教授:现在的退休人员中,很大一部分体力精力还很旺盛,还能继续工作,而他们的子女大多是独生子女,普遍存在买房、成家立业等诸多经济压力,加之我国目前的社会保障体系尚未完善,退休人员存在再就业的需求。这,也是他们的一种权利,能缓解一些老年人的心理疾病,并重新找到生活的意义,所以在健康条件允许、符合国家法律法规的前提下,应该得到社会的尊重。(记者 朱海兵 通讯员 俞磊)




    • 娱乐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