旧金山华埠居民的蜗居生活:4平方米小屋住4人



  • 2019-06-09
  • 来源:开户送体验金无需申请

  中新网7月21日电 据美国侨报网编译报道,旧金山是全美房租最高的城市之一,同时该市的埃利斯法案(Ellis Act)也对租户造成不便。该法案于1985年生效,法案允许房东驱逐房客,终止租赁。由于旧金山华埠房屋的租金只有其它社区的1/3,自然成为新移民的最佳选择。但不可忽视的是,华埠也是旧金山最拥挤以及安全健康问题最大的社区。

  据《新美国媒体》(New American Media)20日报道,面对租金上涨以及房屋残旧的局面,华埠低收入的高龄租户没有坐以待毙,他们正试图跨越语言和文化障碍,联合起来,努力改变自己的社区面貌。

  4口之家蜗居4平米小屋

  华埠社区发展公司(CCDC)执行董事诺曼方(Norman Fong,音译)表示,大部分游客只是走马观花看到华埠繁荣的一面,但他们根本看不到华埠的另一面。事实上,在华埠,几乎所有的饭店、商店与旅店都是廉价单人房。因为住处拥挤,没有活动空间,华埠居民每天都会前往花园角广场(Portsmouth Square)遛弯透气。“这里就像社区的客厅。”方先生说。

  李明党(Lee Ming Dang,音译)一年前与丈夫带着儿子、女儿从中国移居美国。现在一家4口住在长7英尺(约合2.1336米),宽7英尺的单间里,房里只有两个凳子和一个上下铺。全家人只能在床上休息、吃饭与睡觉。李女士和女儿睡下床,她的丈夫和儿子睡上床。

  这个小小的单间月租为300美元,即使在华埠,这都是非常低的房租。李女士说,他们一家人只能负担得起这样的费用。李女士的丈夫没有找到全职工作,现在是一名门卫,拿着微薄的薪水。

  像李女士这样的情况不是个案。很多年前,华埠的新移民都是先住在廉价单人间,等经济富裕就搬去大一些的住所。但现在由于房租上涨且薪水涨幅有限,即使是在美国生活多年的移民也只能一直住在这种小屋中。

  李萍叶(Lee Ping Yee,音译:与李明党没有血缘关系)2004年来到美国,她和女儿在廉价单人间中已居住了5年。每当女儿的朋友来访,李萍叶就没有地方坐,只能站在门口。当记者在门口采访她时,走廊正好停电了。

  李萍叶说,这种廉价单人间经常停电,只能等到邻居做完饭,她家才能有电,然后再开始做晚饭。作为在美国生活10年的华裔移民,对于自己现在的生活状况,李萍叶坦诚感觉很崩溃。

  李萍叶表示,自己没有钱买房,甚至养育女儿都很辛苦。“女儿经常问我要钱,说要买吃的,但我真的没有。”她说。

  社区寻求改变

  像很多华埠居民一样,李萍叶英语水平和收入都有限,对生活没有太多要求,不过她们并不是无能为力。这些华裔居民大都是社区租户协会(CTA)的成员。26年前,当华埠一栋公寓楼的租户遭到业主驱逐,提起诉讼并胜诉后,居民们一起建立了这个协会。

  社区居民梁文豪(Leung Wing Ho,音译)表示,社区租户协会拯救了他的家。梁文豪退休后,遭到业主驱逐。“我当时很担心,因为我是老人,收入也有限。”他说。不过通过社区租户协会的帮助,他们赢得了继续在出租房居住的机会,业主后来也撤销了拆迁通知。

  现在,梁先生就是社区租户协会的主席,该协会的会员达到1000名。协会工作人员会定期为会员举办讲座,解释关于住房以及社保福利等方面的政策。

  2013年,中国移民李金枝(Gum Gee Lee,音译)与丈夫李盼祥(Poon Heung Lee,音译)在旧金山华埠一间出租房生活了30多年后,遭到新业主驱逐。这对老夫妇就得到社区租房协会的支持,虽然最终老夫妇搬离了原来出租房,但最后还是找到了合适的住处。

  每周三,协会会员都会在办公室开会,分享最新信息。他们还创作了自己协会的会歌。“唱歌能带给我们快乐与勇气,让我们为自己的生活奋斗。”梁先生说,每年都有大约100名新会员加入社区租户协会。(王青)




    • 娱乐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