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0年心血珍贵史料 新加坡华人捐赠8000张旧照片



  • 2019-06-07
  • 来源:开户送体验金无需申请

30年心血珍贵史料新加坡华人捐赠8000张旧照片 文物局总司长陈子宇(左)认为郭长水捐出的8000张旧照片是“令人惊喜的收获”,丰富了本地的文史收藏。(陈福洲 摄)

  中新网11月7日电 据新加坡《联合早报》报道,新加坡华人业余摄影师郭长水把用30年时间拍摄的8000张记录新加坡昔日风貌的旧照片,悉数捐给国家文物局作为史料之用。

  这批黑白和彩色照片的珍贵之处,在于它捕捉了新加坡在上世纪80年代一些地区在发展前的原貌,当中包括德光岛的马来甘榜、白沙浮、锡京岛(Pulau Sakeng)、丹戎禺、兀兰的罗弄花蒂玛、樟宜的甘榜许锡林等。

  国家文物局下来将分阶段把照片分类、存档和数码化,之后可作为学术研究和展览之用,最终会收录在国家档案馆网站,与公众分享。估计第一批旧照片能在今年12月上载到网上。

  文物局总司长(政策)陈子宇说:“对文物局而言,这是令人惊喜的收获。这批捐赠包括许多以早期乡村和外岛聚落为题材的珍贵照片。我们希望更多人能像郭长水那样,把旧照片捐出来,既可丰富我们的文史收藏,又能与公众分享。”

  郭长水(67岁)退休前是公务员。他在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到成人教育局学摄影,之后经常趁周末到全岛各地或外岛拍摄本地风貌。

  照片基本分两大类

  喜欢写实摄影的郭长水,捐出来的照片基本上分成两大类;第一类专门捕捉早期的甘榜聚落,例如德光岛甘榜柏玛当(Kampong Permatang)的传统马来浮脚屋,丹戎禺甘榜加由(Kampong Kayu)和甘榜阿兰(Kampong Arang)的火炭交易活动等。另一类专门拍摄本地节庆,包括国庆日庆典、农历新年的牛车水、芽笼士乃和小印度的亮灯仪式、乌节路的圣诞灯饰等。

  在拍摄过程中,他留意到德光岛的马来浮脚屋,风格与新加坡本岛有所不同。这些木屋都有很长的落地窗,还漆上鲜艳色彩。有些亚答屋因木材不够,连墙壁都是用亚答叶为建材。他的照片也捕捉村民的简朴生活,例如他们靠捕鱼为生,捕到大鱼时便卖给岛上餐馆,再到杂货店购买日常用品。

  丹戎禺的甘榜加由和甘榜阿兰过去曾经是火炭交易市场。来自印度尼西亚和缅甸的船只按时运火炭到那里交易,负责把火炭搬上岸的都是印尼或缅甸客工。

  郭长水留意到工人搬运散装火炭时,偶尔会有一些火炭掉落芽笼河,但这些浮在水面的火炭很快被划着舢舨的老人捞去卖。

  留花红“玩”摄影

  当时要把摄影当爱好是需要花钱的,除了买相机,还要花钱买底片和冲洗照片,以及花时间把照片和底片整理收藏。郭长水说,他的做法是把花红留起来“玩”摄影,他估计每个月花在摄影的钱,占了收入的百分之五至十。

  他最早用的是中国出产的海鸥牌相机。为了省钱,他起初用价格便宜的中国胶卷,但拍出来的照片效果并不理想。

  郭长水是在三个星期前把30年心血捐给文物局,原因是儿子对这些旧照片不感兴趣。把照片捐出来后,可以让年轻一代当成研究素材,让大家了解新加坡的历史与过去。

  他说:“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拍的照片,有一天竟然具有文史价值,当时拍照纯粹出于爱好。”话虽如此,捕捉即将消逝景物却是他最喜欢的题材之一,每当从报章上知道某个地区或甘榜即将重新发展,他立刻冲去拍照。

  国家博物馆典藏部助理研究员吴庆辉是最早联络郭长水的人。他说,档案馆所收藏的旧照片,战前的部分有李氏兄弟(Lee Brothers)的作品,上世纪50年代的旧照片出自莱佛士博物院(国家博物院前身)已故院长卡尔・吉布森希尔(Carl Gibson-Hill)博士之手,60年代有黄杰夫捐出的一批旧照片,70年代有罗尼宾士乐(Ronni Pinsler)的作品,如今有了郭长水一批反映80年代的作品。

  陈子宇说,郭长水捐出的照片很珍贵,可以补充现有收藏的不足。他查了档案馆的收藏,甘榜加由的旧照片只有四张,德光岛的马来甘榜只有八张,现在多了许多照片。(谢燕燕)




    • 娱乐排行